菜 单

字节跳动拟推出一系列新应用程序扩展业务领域

2020-02-21 12:00:00 本站 169

2月2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中国初创企业字节跳动希望借助其风靡全球的热门视频应用TikTok推出一系列新的应用程序,并将业务扩展到电子商务、游戏等其他领域。该公司正试图利用TikTok的势头在全球范围内与诸多科技巨头展开竞争。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已经推出一款金融服务应用,还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市场测试音乐流媒体服务。除此之外,该公司还收购了不止一家本土游戏开发商。很多广告公司高管还猜测,字节跳动可能会在TikTok中推出一项订阅服务,让观众为更多访问权限或来自明星创作者的额外内容付费。



字节跳动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公司管理人员也没有透露是否正在计划上述订阅服务。尽管如此,分析师说,增加服务内容将有助于留住用户,使产品多样化,并为公司提供更多的用户数据,从而会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



“他们正在打造一个风险更低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一种产品,”驻中国市场的技术顾问马修·布伦南(Matthew Brennan)说。



字节跳动的努力能否成功目前还没有定论。该公司的许多项目都试图打入现有重量级企业所主导的领域,其中既有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和蚂蚁金服的支付宝,也有Spotify和其他海外科技公司。字节跳动此前发布的社交应用多闪是一款基于视频的即时通讯应用,公司想要借助其与微信竞争,但在发布之后就失败了。



据报道,字节跳动在2018年创造了至少74亿美元的营收,主要是来自中国市场的广告收入。据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总经理杨子潇估计,去年该公司的收入攀升至约115亿美元甚至更多。



但据报道,字节跳动并非一直盈利,一些观察人士因此对该公司在私募市场750亿美元的高额估值提出了质疑。字节跳动的许多用户,尤其是TikTok的用户都是消费能力有限的青少年。



广告行业高管表示,TikTok仍需说服企业相信平台上的广告将能够转化为销售额。这些高管表示,这款应用并没有像Facebook和Alphabet旗下谷歌所提供的用户数据和分析功能,这意味着其无法向特定群体提供同等程度的精准定制广告。



“他们甚至还没搞懂广告业务,”杨子潇说。“Facebook或Instagram等平台的广告效果比TikTok更好。”



分析人士表示,字节跳动拥有一些有利的趋势。其旗下诸多应用程序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7亿日活用户,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这里也是字节跳动上线新产品的大市场。腾讯在中国市场就采取了类似的战略,利用微信提供手机游戏和数字支付等一系列消费者业务,并取得了成功。



通过使用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没有的工具,TikTok为美国广告客户提供了一个接触受众的新机会。比如其广受欢迎的标签挑战(Hashtag Challenge)活动就是如此,各大品牌企业可以创建一个自定义舞蹈或小品,链接到相应标签,然后在应用程序的发现页面上进行推广。



去年,TikTok聘请Facebook前高管钱德利(Blake Chandlee)负责其美国市场广告业务。广告公司表示,字节跳动正在测试自助服务平台,允许品牌和营销机构购买根据地理位置、用户年龄段和兴趣而设计的广告。



与TikTok网红合作的广告公司Influencer Marketing Factory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利亚利(Alessandro Bogliari)表示,品牌企业发现有时通过TikTok推广产品让人感觉一头雾水。他说,在平台上添加电子商务链接或产品描述操作不便。



“这还只是开始,”博利亚利说。



字节跳动在其他方面的成功可能也很难被复制到美国市场。



公司在中国市场一个快速增长的收入来源是在线直播的网红,这些人是抖音平台上自家频道的主持人。粉丝们给他们最喜欢的网红刷礼物打赏,字节跳动会从中抽成。网红也会在类似电视购物的时段推销产品,并通过应用程序获得分成。



根据蓝莲花资本顾问有限公司的数据,去年抖音上此类数字礼物销量达到近30亿美元,而前一年几乎为零,今年可能会增加近一倍。但在美国市场,除了游戏等小众领域外这种业务从未腾飞。



广告公司高管表示,TikTok在美国市场更有前景的途径可能是视频订阅服务。亚马逊公司旗下流媒体直播平台Twitch的成功表明,这种模式是可行的。



分析师表示,电子商务和游戏是另外两个潜在的增长领域。在中国,拥有足够粉丝的抖音用户可以在应用内为视频添加标签,并将用户引导到自己的数字店面,或者将粉丝引流至淘宝商家。字节跳动可以藉此赚取佣金。



除去年收购了两家游戏开发商外,字节跳动还在2019年2月在抖音上推出了第一款应用内小游戏《音乐球球》。第三方开发者可以上线小游戏,以换取部分广告收入和应用内支出收入。



蓝莲花的杨子潇表示,字节跳动已经聘请了数百名员工开发游戏,其中包括一个代号为Oasis的项目。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今年把游戏业务拆分为一个单独的业务部门,并任命公司战略与投资主管严授负责公司的游戏业务。



字节跳动去年10月还推出了一款名为“满分”的金融服务应用程序,可以为用户提供高达2.8万美元的贷款。该公司的音乐应用程序Resso正在印度和印尼等新兴市场进行测试。其汽车销售应用程序懂车帝则有效利用了来自其他字节跳动平台的短视频。



字节跳动还推出了企业办公应用Lark,其最初只是字节跳动内部的一个工具,目前在新加坡和日本等市场有售。与团队协作工具Slack结合了谷歌文档一样,Lark也可以通过订阅的方式向那些希望获得聊天、日历、会议和文档功能的公司提供相应服务。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中国和其他市场测试的新产品最终都将打入美国市场。



延伸阅读:



字节跳动再战教育领域收割流量的套路却不管用了?



据天眼查显示,11月18日极课大数据的运营主体江苏曲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投资方北京比特智学科技有限公司(在线少儿英语品牌AIKID的运营主体),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的全资控股公司。



字节跳动布局教育行业早有征兆,自2018年以来自有业务和对外投资消息不断,可“动作频频”对于国家发展之基石的教育行业来说真的是好消息吗?



官网显示,极课大数据是服务于中小学阶段的大数据精准教学服务平台。字节跳动此次投资对极课大数据和行业来说是福祉还是灾难,从过往的发展动作中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近几年,字节跳动的在线教育业务不断扩大,从GoGokid、aiKID到清北网校,从自建到收购花样不断。而在教育形式的尝试中,也从在线英语培训、K12网校学科辅导到推出教育硬件,每一次动作都高调入场,但至今还未产生一款让公众信赖的产品。



对于头条系的产品,外界都习惯了它的进击套路:看准一个赛道后,先遍地撒网,等待爆款孵化成熟后,再置换流量。这种流量套路和“挣快钱”的模式在娱乐、社交领域玩玩就算了,当入侵到关系人才发展的教育领域时,此套路还能如鱼得水吗?



字节跳动觊觎教育领域始于2017年。当年12月,今日头条举办教育行业未来峰会。会上,今日头条营销中心总经理陈都烨说:“今日头条通过推荐算法,挖掘更多人对更多知识和教育的潜在需求,算法不仅能将用户与信息精准连接,同时还能将商业信息与用户需求高效连接。”也许从那时起,以“流量”模式进军教育领域,快速挖金迅速分羹就已经成为字节跳动的共识。



2018年5月,字节跳动高调推出在线英语教育产品gogokid,公然对标腾讯投资的行业王牌VIPKID。彼时,VIPKID已经上线四年,其运营模式、行业积累已经十分成熟。而在gogokid的打造上,字节跳动没有选择从产品质量和产品口碑做起,而是急功近利的选择广告曝光、宣传造势,合作热门综艺节目,欲迅速打造知名度、快速占领市场。



然而烧钱营销过后,gogokid并未撼动VIPKID的地位,反而给外界留下了营销过度,忽视教育质量和服务水平的印象,这种追求流量的方式在严肃的教育界无异于舍本逐末。今年4月,脉脉上就爆出了gogokid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这对于保质求稳的教育行业来说无疑是灾难性搅局。



营销套路失败过后,字节跳动试图用新技术再尝试一次。针对当时颇受关注的AI技术+教育领域,字节跳动推出了aiKID,主张利用AI来进行伪直播授课。很显然,aiKID并未吸取gogokid失败的经验,还是一如既往的靠营销噱头吸睛。之后不足四个月,aiKID就被传停止运营并入到GoGokid。



然而,两次失败并未打消字节跳动对教育领域的野心,在产品质量和资源积累上屡屡碰壁之后,字节跳动又选择了一条“自作聪明”的路径——收购。于是,今年1月收购锤子科技,5月收购清北网校,软件硬件并施总能看到点希望吧,可事实是,清北网校创始人刘庸尴尬离职,锤子科技的高管离职风波和老罗当下的境遇,或许都能说明行业潜力公司,在被字节跳动收购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教育是门“慢生意”,没有捷径。字节跳动并非真心想做好教育,而是想“挣快钱”,如此盲目入局,不但无法带来营收,不断烧钱还可能会拖垮自身,也会让教育行业更加混乱。但字节跳动显然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除了进攻在线教育,字节跳动在其他行业也大肆扩张业务版图,其触角伸及现金贷、电商、汽车、动漫、游戏、办公产品等众多领域,被业内调侃为“披着流量外衣的APP工厂”。但从去年起,野心勃勃的头条系产品迎来了接连不断的当头棒喝,多款产品被揭发无证经营,剩下的大多默默无闻毫无水花,全面扩张迎来的是全线触礁。



字节跳动“APP工厂”背后实则为生存和运营焦虑。字节跳动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流量骤减的当下,没有核心技术、缺乏差异性产品。无论是电商、搜索、还是教育、社交,在行业中都有非常成熟的企业和产品。字节跳动若想当一匹行业黑马,也需要有足够硬核技术,而这恰恰是字节跳动短期内无法迅速积累的。不能从产品质量上取胜的字节跳动,只好将胜算寄希望于产品数量,但其“APP工厂”的商业模式并没有串联起不同产品的用户转化,浪费了大量人力财力不说,对于用户体验和用户黏度也是一种破坏。



诚然,这种流水线的“生产”模式和过于快速的“产品迭代”对相关行业的环境都是一种搅局和破坏。此前,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就曾对字节跳动的教育产品提出质疑,俞敏洪表示:“由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现在已经没有领域边界,大流量的公司看到比较容易变现的业务都会想要进来,但教育本身和流量还是有差别的。”



其实,互联网公司进军教育领域未尝不可,但如何利用自身资源和优势、为教育行业添砖加瓦,如何在行业布局中保持教育初心、普惠于民是所有企业都不能忘却的行业定律。不过对于字节跳动,恐怕广大用户早已失去信心。如今字节跳动再度入股极课大数据,已经不再期待能让其变得多好,只期盼极课大数据的用户可以不再成为字节跳动收割流量的牺牲品。

来源:腾讯科技,天极网